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动态
波兹南奠定谈判基础——专访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

 

(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评点波兹南气候变化大会)

 

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接受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采访,任建民摄

  “这次大会的成果,与我们预想的有比较大的差距”,12月11日,在波兰波兹南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时,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接受本报和新华社专访时,开门见山地对还有一天就要闭幕的大会进行了概括和总结。

  发展中国家阵营不可瓦解

  解振华说,本次会议上出现了两个方面的倒退倾向:一是有的国家想否定《京都议定书》,发达国家现在都表现出后悔的意思,认为吃亏了,丹麦、日本等国试图也对发展中国家提出量化要求。二是有的发达国家提出,要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和排入总量,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分类,理由是有的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已接近发达国家,也有的发国家成为排放大国。

  “这是中国坚决反对的,” 解振华说,因为根据已经确定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只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分。如果说发展中国家内部经济发展和排放情况不同,那是各自内部的事。就像欧盟整体提出20%的减排目标,并不是每个国家都一样,而是可以根据欧盟各国不同情况,内部调节,有的加、有的减、有的持平。

  中国加上印度、南非等国此前已经明确警告,如果试图对发达国家进行分类,那么明年的哥本哈根会议上将很难取得成果。这次会上,中国也专门找丹麦的部长,告诉他,如果继续挑动“瓦解”发展中国家,就会给明年的哥本哈本带来严重问题。

  应该说,发展中国家内部包括77国集团也有意见不一致的地方,比如说小岛国家会上发言提出,不管是不是发达国家,都应该减排。他们担忧气候变化带来的生存问题,可以理解。所以中国一直主张,发达国家应该拿出更多资金,给小岛国家和最贫困国家,帮助他们克服危机。这样,他们感觉中国替他们说话,总体上就能保持立场一致。

  中期减排目标更重要

  解振华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意见分歧,在这次会上还具体体现在减缓、适应、技术资金支持等三个方面:在“减缓”问题上,首先确定长期目标还是中期目标,如何确定量化目标;在“适应”问题上,“适应基金”如何筹资,由谁管理。这次会议上出现了反对西方国家主导的世界银行管理的声音;在“技术转让”问题上,中国加77国集团提出的建议非常具有建设性,但得到的回应很微弱。“都说很重要,就是没行动。”

  中国认为,没有明确的发达国家的中期减排目标,长期减缓目标就只能是空洞的、毫无意义的政治口号。因此当前首要任务是确定发达国家到2020年至少要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25-40%。“这次会上我们特别强调了至少两个字,发达国家减排越多,为发展中国家留下的发展空间越大,这样才是公平的,”解振华说。

  大会也有积极成果

  不过,这次大会也有积极成果。最起码,各国从认识到已经到位,那就是在明年哥本哈根会议上,必须达到一定的共识,拿出成果。“如果连这点认识都没有,那确实就是不负责任了,” 解振华说。

  解振华说,应对气候变化最重要的是减缓问题,最核心的是减排目标。发达国家已承认应该率先减排,只是没有宣布具体减排数字。各国都在等待、观望,特别是看美国新当选总统奥巴马的态度,看其他发达国家和其他排放大国包括中国的态度。这也是本次大会上具体成果不大的原因所在。

  据了解,欧盟国家及澳大利亚等各国都已经有了减排方案,但都不想过早地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而是要根据谈判进程,一点一点地往外端“底牌”。韩国等经济水平较高的发展中国家也有了具体方案。中国同样会根据其他国家的“出牌”情况,并依照自己的发展进程,适时公布具体目标和措施。事实上,中国已经有行动,而且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这次会上受到了各方的肯定。

  解振华说,此次大会确定了明年的谈判议程和时间表,为明年继续谈判奠定了基础。他乐观地认为:“现在提出的建议,明年都会看到成效。”

 

作者:任建民 金钊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08-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