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动态
中国不会加入强制减排序列 清洁发展机制或有变数


  “中国绝对不会同意CDM项目以行业为基准”。8月6日,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吕学都称。他是中国负责CDM审核的官员之一,同时也是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副主席。

  中国作为世界上CDM项目最大提供国,可能面临CDM(清洁发展机制)市场的重大变数。除了不确定的哥本哈根会议预期外,美国和欧盟也在推动以行业为基准的碳交易国际抵偿办法。

  欧盟欧洲委员会建议,目前以项目为基础的CDM机制在将来会被限制为给予最不发达国家,并且那些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在行业减排量(比如钢铁、水泥、电力等行业)上达到了行业基准时,才可以出售额外减排量。

  “如果每个行业都设定排放基准,不就变成了整个国家设定排放基准?”吕学都反问。目前,《京都议定书》只给工业化国家制定了强制减排义务。

  中国的发改委也在做一些应对性的研究。清华大学环境系统分析研究所副教授王灿是其中一名研究者。他同意吕学都的观点,“行业减排的说法代表了一些发达国家想把发展中国家拉入强制减排的序列,如果说要中国在工业项目方面执行和发达国家一样的目标,中国是不会同意的。”

  发达国家的如意盘算

  不管怎样,随着6月27日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其有关碳交易的国际补偿额倾向于以整个行业为基础的态度亦正式亮相。

  该法案中,国际间碳减排交易附加条件还包括,交易国和美国同属于一项国际合约的成员国,这个国际合约包括在国家层面上执行的温室气体减排承诺,交易国至少和美国在这个承诺上的严苛程度一致。

  欧盟也加紧了步伐,并于早些时间,正式将上述CDM计划递交中国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远见气候咨询公司三藩市经理李月说,去年11月份,欧盟就希望推动基于行业的减排,而不是现在单个CDM项目机制。

  吕学都说,欧盟、日本,美国都希望推动行业减排,“美国方案弄的是Sector approach(行业减排机制)。”

  他说,现在还有不同的观点、看法。比如,一个是“no-lose target”,就是给行业设定一个减排上限;还有一个提法是在行业里设定一个标准,但是有不同的档位,有一个缓冲区,如果达标了就可卖额外减排量,如果在缓冲区里面不用赔也不用赚,如果没有达到标准的就要赔钱。

  “现在这方面提法有好几十种,而中国一个也不能接受,因为这些都是变相地要发展中国家承担CAP义务的方式。联合国CDM委员会更加不会接受,不会讨论这个事情,也不能讨论这个事情,他们只是联合国授权的机构。”吕学都说。

  “旧瓶儿装新酒”的图谋

  1997年,发达国家也曾提出过行业减排的方案——当时就是为了让发展中国家接受减排义务,“‘旧瓶装新酒’,这个问题不再是个operational(业务)的问题,而是一个political(政治)的问题。”吕学都措辞强烈。

  美国远见气候咨询公司三藩市经理李月则表示,从目前美国和欧盟的决心来看,“CDM市场非常有可能变化”。

  张汉文是湖南CDM中心的主任,他认为,以行业为基准的减排,应该有区域性的安排。“如果全球的某个行业都制定统一的排放标准那是不行的,比如钢铁,美国和中国、非洲要是同一个标准,中国和非洲的钢铁业就基本上活不下去,那样非常不公平”。

  “强制减排”推行也很难

  截至2009年7月14日,国家发改委批准的全部CDM项目2128个。项目如能顺利实施,预计每年为中国带来的直接收益超过10亿美元。

  不管各方观点如何,中国的CDM市场仍在观望将要到来的一切。

  一位国外资深气候交易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已经和美国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他甚至说,中国和美国有可能一同进入哥本哈根减排序列。

  吕学都驳斥了这种说法,“中国不会加入强制减排序列。”

  李月说,假如欧盟和美国的基于行业减排的方案获准,对于中国已经注册的CDM项目影响不大,但对于正在开发的项目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因为CDM项目的开发时间都会很长。

  李月判断,美国一旦开始碳交易,它也不会按照原来联合国框架的碳交易机制运行,而是会使用美国的规则。比如说,联合国京都议定书框架下有上百个认可的减排方法学,美国可能会用其中一些,再开发一些新的方法学。

  “因为美国碳交易的市场已经足够大了,它希望开发自己的国内市场”。

  即使推行行业减排也存在大问题,比如怎么谈判、基准线如何定,减排收益如何分配等。吕学都说,如果以行业为基准的碳减排实现,中国就要承担义务了,但“假设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而假设要去承担义务的话,边界条件设计非常复杂。吕学都说,技术上的操作是可以做的,但是政策上却非常难。比如,钢铁行业获得10亿美元减排资金,这个钱在大型钢企和中小企业如何分配?如果钢铁行业进入国际减排市场,化工、炼铝、水泥行业就都有权进入,那样就变相让发展中国家承担了减排义务。

  “真要做的时候是很难的,谁来谈判,怎么定指标,定得高也不行,定得高等于没定,要恰如其分,但是怎么才能恰如其分?”吕学都问道。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时间:2009-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