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动态
美国成后京都气候协议最大不确定因素


  在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以及美国政府换届的大背景下,参加波兰波兹南联合国气候变化协商的各国代表们不由得担心,是否能在2009年达成一项完整的新协定以继续应对全球变暖。

  一年前,190个国家同意推迟两年,在2009年末举行磋商达成一项广泛的气候协议。之所以把2009年作为达成协定的最后期限,是为了确保及时确定减排新目标,以便世界各国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之前可以批准新协定。

  但是目前参加波兹南会议的谈判代表和分析家们普遍认为,这个目标看来难以达到。据路透社报道,大部分会议代表现在的希望就是能在明年达成协议的基本原则,但是也有少部分代表认为这种态度太过悲观。

  哈佛大学研究商务与政府管理的罗伯特·斯泰文斯(RobertStavins)教授认为:“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期待明年能在哥本哈根达成协商的基本原则,而非确定协议文本,因为这都将是一项重大成就。”他还说,经济衰退意味着明年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将会下降两个百分点,这样也使得减排行动变得不那么紧急。

  联合国负责气候变化的副秘书长伊沃·德博尔(YvodeBoer)则坚持发达国家必须在2009年达成到2020年的减排目标,但是他也表示,不论什么样的协定都应该是能够得到“批准”的,“可以把完善的文本细节留待以后的工作”。

  德博尔还说,上周美国智囊机构皮尤中心也表示,那些认为新当选总统奥巴马明年就在哥本哈根签订正式减排协议太过仓促的观点是“于事无补而且错误的”。他说:“一年前我们启动了巴厘岛谈判,各国一致同意在哥本哈根完成谈判,如果我们走在解决问题的半途却又摇摆不定,那将没有任何益处。”

  虽然美国2007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增加了17%,但是奥巴马已经允诺到2020年减排到1990年的水平,这比布什总统要雄心勃勃得多。布什曾经预计美国的排放还将持续增长,到2025年达到顶峰。

  如果奥巴马在《京都议定书》的要求之下实施诸如向发展中国家投资减排等新措施的话,就可以做到加大减排力度。波兹南会谈各方都期待奥巴马避免重蹈克林顿总统的覆辙。克林顿政府1997年签订了《京都议定书》,但是与他对立的美国国会以95票对0票的绝对多数反对任何气候协定,理由是此类协定并未涵盖所有国家,而且有损于美国经济,直到今天他们还是持此观点。

  出席波兹南会议的美国代表团团长哈兰·沃森(HarlanWatson)说:“我们与国际社会达成协议然后交由国会批准,但是我们无法控制最终结果。”有专家说,无论如何,让美国国会在2009年12月就批准任何协议都显得太早了。美国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森斯布伦纳(JamesSensenbrenner)在波兹南外围对话中说:“我想坦率地说,新协定必须应用到全世界范围,而且不能导致对美国经济的重大打击,现在美国经济状况已经十分糟糕了。在我看来,现在美国的经济不景气或将令我们最终一蹶不振。”

  但是清洁空气政策中心主席内德·赫尔默(NedHelme)仍认为发达国家将会在哥本哈根就新的减排目标达成一致。他说:“我想我们可以做到让发达国家在哥本哈根确定一个减排基数。

  最坏的情况是我们到2011年还不能达成一项最终协议,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将现有的《京都议定书》延长到2013年或者2014年。”

  《京都议定书》强制性要求37个国家到2012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在1990年的基础上削减至少5个百分点。几个大的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印度则要求,发达国家必须首先采取强硬措施减排,发展中国家才能开始控制自身不断增长的温室气体排放。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08-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