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动态
波兹南大会未获实质性突破


  本该在12月12日下午6点结束的波兹南会议,因分歧太多,拖延了9个小时、直至12月13日凌晨方才闭幕,但令人遗憾的是,会谈没能如大多数人预期的那样,取得实质性突破。

  波兹南会议以“决定启动适应基金”、“通过2009年工作计划”为结束标志,但“会议结束”并不意味着“会议成功”。13日凌晨,当一位迈着疲倦的步伐走出会场的发展中国家代表被问及谈判结果时,他失望地表示:“没有成果就是这次大会的成果。”

  令人遗憾的是,此次会议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歧没有弥合的迹象。评论人士指出,有两点尤其令人沮丧:一是发达国家总体而言依然没有减排的政治意愿;二是发展中国家提出的技术转让等积极倡议和建议得不到有力回应。

  欧盟立场松动甚至倒退

  不知是不是被金融危机吓到了,欧盟向来是气候谈判的积极推手,可它在波兹南会议上的表现不仅仅乏善可陈,甚至出现不可思议的倒退。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公开发难。他表示,“在金融危机之时,我认为讨论减排是件荒唐的事,这就好像得了肺炎,却想找个理发师看病。”

  欧盟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一向是自律甚严,对于发展中国家所坚持的承担“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这一原则一贯予以支持和尊重。但今年以来,欧盟许多发达国家遭遇空前的金融危机,经济面临衰退。由于担心强制减排会加大企业负担和压力,增加经济衰退风险,以德国为首的一些原先承诺大幅减排的欧盟国家立场有所松动,甚至倒退。

  此前欧盟被迫推迟为汽车摊派放设限就是一例。12月1日,经过环保主义者和工业界之间的长期博弈之后,欧盟各国政府代表和欧洲议会达成汽车减排协定,一致同意3年内暂时将汽车排除在二氧化碳排放控制总额之外,从而放松对轿车的排放限制。当晚达成的协定决定推迟到2012年再开始对65%的新生产轿车征收排放限额税,到2013年则将征税范围扩大到80%,到2015年覆盖面将达到100%。而此前欧盟委员会曾经提议,2012年开始就在欧盟范围内对所有新出售的轿车设定排放限额。

  宽己之余,欧盟对发展中国家的态度也变得苛刻起来,开始频繁抱怨:提供资金,我们不是自动取款机;转让技术,知识产权怎么办;减少排放,得看发展中大国的举措……

  相形之下,缺资金、缺技术的发展中国家中表现得相当积极和大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愿意适应气候变化、愿意发展可再生能源、愿意提高能效、减少能耗……

  如此一反常态,难怪一家非政府组织在波兹南国际贸易中心前的冰雕上贴上寻人启事:“欧盟,你在哪里?”

  中期目标何时揭晓

  波兹南会议期间,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遭到最猛烈地批评,因为这些国家不愿意现在就讨论任何中期减排目标;德国和其他欧盟国家暂时也没给出确定的答案。

  应对气候变化最重要的是减缓问题,最核心的是减排目标。发达国家本已承诺应率先减排,却迟迟不肯宣布具体减排数字。各国都在等待、观望,特别是看美国新当选总统奥巴马的态度,看其他发达国家和其他排放大国包括中国的态度。这也是本次大会“没有成果”的原因所在。

  分析人士认为,在谈判过程中,质疑、争吵和运用策略通常不可避免。正如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全球气候行动主任卡斯滕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各国在谈判中都留有底牌,都要先等其他国家出牌,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摊牌,澳大利亚是这样,日本和加拿大也是这样。”

  据了解,欧盟国家及澳大利亚等各国都已经有了减排方案,但都不想过早地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而是要根据谈判进程,一点一点地往外亮“底牌”。韩国等经济水平较高的发展中国家也有了具体方案。中国同样会根据其他国家的“出牌”情况,并依照自己的发展进程,适时公布具体目标和措施。事实上,中国已经有行动,而且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这次会上受到了各方的肯定。

  适应基金杯水车薪

  波兹南大会决定启动一年前巴厘岛会议批准设立的适应基金,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并同意给予“适应基金委员会”法人资格,使其能直接向贫穷国家提供资金支持。这多少算得上大会所取得的成果之一。

  但波兹南会议确定下来的适应基金金额实在让人提不起劲来。适应基金的资产不够支撑发展中国家开展任何有意义的行动。

  近年来,美国对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课税2%,已经积累了6700万美元的税收。如果按照美国2%的税率,据估计,到2012年,适应基金的收入仅会增长到9000万美元。这些收入与联合国宣布的“到2015年,欠发达国家需要860亿美元资金来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相比,真是杯水车薪。

  身为发达国家的德国也认为这笔钱太少。德国环境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说:“显而易见的是,‘适应基金’的数目实在太小。”

  而波兰仅为主办本次会议的花费就达3100万美元。

  清洁发展机制(CDM)的未来也是这次会议讨论的核心议题。新的清洁发展项目将帮助发展中国家减排,并与主要工业国进行排污权交易,这一计划总金额达到了250亿美元,期望达到《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目标。仅就2007年而言,在全球范围内,就有达820亿美元的二氧化碳交易。这些碳交易也是为了促进清洁发展技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

  2013年之后,更多的资金将流向热带雨林拯救。这不仅因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将参与到这项计划中,还因为相关的规则会得到深化,以使全球的行动更有效率。

  CDM交易界的业内人士正在游说新规则的施行,新的规则将按照项目与所在国家或地区的其他能源(例如煤炭)相比,是否达到碳排放标准的原则来判定项目。

  波兹南会议也讨论了其他的选择,包括在发展中国家推行责任保险或者其他金融手段来加强危机管理。

  哥本哈根能否如愿

  波兹南的努力并非一无是处,发达国家的态度立场虽让人泄气,发展中国家的坚持和建议则让人鼓舞。

  譬如,中国代表团提出,气候谈判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各方争取先在技术转让、资金和适应等问题上达成一致,再谈中期目标,继而长期目标。这一建议不仅得到发展中国家的普遍拥护,发展中国家代表也表示,中国在行动和发挥带头作用两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亚洲开发银行也在探索可行的办法,它在12月10日宣布,已为其2009年1月建立的“后京都时代”的碳基金注资两亿美元。亚行未来的碳基金意在为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建立清洁能源项目,帮助他们完成本国的减排目标。

  亚行表示,这一基金会允许参与方投资清洁发展机制框架内的清洁能源项目,即使在全球气候变化框架尚未完全建立的情形下。基金将对项目发展商提供先期投资,推进融资,并获得联合国允诺的2012年之后的排放补偿。

  波兹南大会还通过了这样的2009年工作计划:2009年6月应对气候变化新协议的第一个草案文本,即谈判文本要制订出来;2009年3月底、6月初将分别在德国波恩举行会议;8月或9月还将召开一次全球气候变化峰会,目标是12月在丹麦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就2012年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达成新协议。

  不管波兹南大会是否取得实质性突破,但至少没人反对它确定下来的这个时间表。所有人还在朝哥本哈根方向奋力前行。

 

作者:方芳 张业亮
来源:中国环境报
时间:2008-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