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动态
波兹南到哥本哈根:呼之不出的美国


  由于事前普遍对于布什政府谈判代表“不作为”的预期,各缔约方已经降低了对于波兹南会议的预期。

  然而波兹南终以“史上最令人失望”的一次联合国缔约国大会告终,还是令谈判代表们感到深深受挫。

  2009年,空谈必须结束,从3月起的波恩谈判,就要开始聚焦未来哥本哈根协议的法律案文应有要素,争取在2009年底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达成一个新协议;然而美国内政的诸多不确定性让各缔约方的哥本哈根之行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有意义蒙上了阴影。

  波兹南的无花果

  由于海平面上升,岛屿国家在会上非常积极。

  高出海平面1.5米的马尔代夫,其与会代表马尔代夫环境部主任阿马加德·阿普杜拉(Amjad Abdulla)表示,适应气候变化是我们人民的日常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遇到过很多极端的天气。大雨来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很多台风,天气变得越来越不可预测,说变就变。”阿普杜拉表示,“之前,我们还可以采取一些防范措施来应对,但现在,以前的措施都不管用了,木瓜和香蕉都难以继续种植。”

  然而马尔代夫的人均排放量是微乎其微的,大约0.0001吨。

  “我们排出的少,但却要承受气候变化带来的恶劣后果,我觉得这非常不公平。”阿普杜拉说,“很多国民死于极端天气导致的事故,比如,房子倒塌;想象一下,夜里在睡觉,台风忽然来了,根本无处可逃。”

  阿普杜拉表示,发达国家必须遵守污染者承担原则(谁污染谁治理),因为历史上的大量排放,他们制造了现在的灾难。

  然而非常令阿普杜拉失望的是,“富国不合作。他们不愿意回应我们的提议。”

  图瓦鲁作为太平洋的岛国,一个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则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起猛烈批评发放联合国基金应对气候变暖问题的进度过于缓慢。

  阿彼萨·勒米亚作为图瓦鲁总理在部长级会议上控告一些工业化的国家企图阻拦适应基金(根据清洁能源机制,以碳排放税的形式征收)的发放工作。

  阿彼萨·勒米亚表示,“迫于无奈,我不得不对一些伙伴企图用官样文章来对付我们表示深深的遗憾和失望。”

  “但在这个由发达国家引发的问题上,我们决不退让。”阿彼萨·勒米亚表示,“我们坚持认为,图瓦鲁作为一个国家有在这个地球上存在下去的权利;我们不会考虑移民。”

勒米亚表达了发展中国家的心声:接下来的12个月是建立新的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的关键时期。

  “所有排放大国都有责任采取更综合的措施来减少碳排放。”勒米亚提出,用在《京都议定书》中形成的承诺来推进适应基金的建立。

  勒米亚并且建议,“谈判达成新的国际法律文件来确保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加大减排力度,我们期待美国站出来采取行动来领导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

  勒米亚一番坦白之言道出彼时波兹南会议中各方的顾虑。

  在美国由于内政原因无法作为的同时,火力则集中在较发达的发展中国家身上。

  一方面,欧盟针对中印两国不具名地点出,主要发展中国家要在情况正常(BAU)的情况下减排15%到30%。

  “‘共同但是有区别的责任’,对这个的理解一直是存在争议,从巴厘岛会议上就一直在争。”国际气候组织大中华区负责人吴昌华对记者表示,发达国家的一个争议点在于,今天和1992年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不能总把自己和发展中国家捆绑在一起,这是为什么西方国家的一些人总提出“需要毕业理论”(graduate theory)。

  另一方面,现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也勇于提出自身提议,这是在过去的一年中取得的很大的进步。吴昌华表示,印度现在提出了11个提案,中国也提交了3个,巴西、南非也有。

  例如目前,印度提出在2000年~2050年,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超过发达国家;中国则在波兹南会议上,提出人均碳排放观念,并且着重要在技术转让上达成成功。

  哥本哈根:仅仅有奥巴马是不够的

  对于奥巴马所可能带来的改变,目前过分乐观了。

  刚从华盛顿回来的吴昌华并不是此中一分子。“上周美国第110届国会刚成立,必须要有一个新的法案通过;然而现在无论是政府还是国会山,摆在面前的第一问题都是经济问题。”吴昌华表示,美国的失业率上周是7.2%,今年可能恶化到10%~12%,而气候变化能否挤进立法序列存在疑问。

  正如美国商会会长托马斯·多诺霍(Thomas Donohue)对记者所说的那样,“我们会考虑到气候变化问题,在我们把经济搞上去之后马上就考虑。”

  奥巴马的一腔热血抵挡不住内政的内耗。

  虽然当下美国的国会和政府都在民主党控制之下,然而一个党中也有派别影响,吴昌华表示,政府、国会中的中间派所占席位很多,如此下去,美国国内的立法进程不会进步很多。

  国会中当下也存在着自身问题。

  在国会的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中,民主党国会代表维克斯曼(Henry A. Waxman)代替了共和党的丁格尔(John D. Dingell)成为主席,维克斯曼被认为是一个在环境问题上更富有进攻性的代表。

  “目前担心,维克斯曼作为极其激进的一派,会导致国会中占多数的民主党中间派不会站在他一边。”吴昌华表示。

  问题同样也存在于参议院中。

  “国际公约一般由美国参议院负责,在110名参议员中,美国的参议院的法案至少要67票才能获得通过,但现在根据人头分析,如果一切顺当的话,现在可能只有57票,还存在10票摇摆。”吴昌华表示,如果涉及到国内立法则必须是参众两院通过。

  当然,如果奥巴马认为国会是一个阻拦,希望绕过国会在哥本哈根确认美国的责任,那么就需要通过环境保护总署(EPA)。吴昌华表示,根据美国终于同意EPA可以对温室气体作出规定看,这也是一条司法道路,但是EPA本身不具备那么强的能力。

  诚然,波兹南会议制定了2009年工作计划:2009年6月应对气候变化新协议的第一个草案文本,即谈判文本要制订出来;2009年3月底、6月初将分别在德国波恩举行会议;8月或9月还将召开一次全球气候变化峰会,目标是12月在丹麦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就2012年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达成新协议。

  然而以6月的第一关草案文本为例,“这给了奥巴马三个月的时间,这肯定是不够的。”吴昌华分析,奥巴马的语调令人鼓舞,但是纳入其气候变化法案国内进程的立法过程怎么也不可能同国际的时间表相吻合。

 

作者:冯迪凡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时间:2009-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