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动态
民主刚果:适应气候变化最重要

  对话人:刚果民主共和国(民主刚果)谈判代表、非洲集团谈判主席姆帕努

  第一财经日报:怎样评价天津会议的进展以及展望坎昆会议?

  姆帕努:我们正在聚合意见,为坎昆作准备。坎昆必须是一个多边谈判进程。去年在哥本哈根,我不想说那是一个失败,但人们怀疑这不是一个多边协议,认为这不能生效。现在,各方愿意在多方机制下推进谈判,这是个好事。

  议题仍然复杂。不同国家有不同国情,有不同议题。将他们聚在一起、作出妥协很难。但是,我们必须找出坎昆能达成的成果,比如资金,建立一个新的绿色基金。在适应气候变化上,要建立一个框架。此外,还要推进减少毁林排放(REDD+)。我们还需要建立技术转移机制。

  当然,还有“三可”(MRV)。我知道这很复杂,一些国家认为这是所有国家必须接受的,另一些国家“三可”只能针对接受资助的项目,不能针对自主的项目。我希望这点能取得进展。

  日报:站在非洲国家集团的角度,应对气候变化中的哪些问题最重要?

  姆帕努:我们的立场非常清楚:我们只占全球排放的4%,几乎不是“肇事者”。但是,非洲是气候变化的最脆弱地区。因此,适应对非洲来说最重要。我们呼吁建立一个公正的适应机制。虽然我们排放很少,但仍愿采取减缓措施。我们愿意减少毁林排放——占全球排放20%。这些措施必须得到资金与技术支持。

  我们坚定地认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对非洲集团来说非常重要。这不是我们的情绪,而是IPCC的科学建议。发达国家也应当通过清洁发展机制(CDM)到我们这里实施减排。如果发达国家的减排承诺很低,一方面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另一方面这会使得他们在国内就可以完成减排。如果发达国家作出高承诺,就会在我们这里减排(意味着资金流向非洲)。

  日报:你们对发达国家减排的立场是什么?

  姆帕努:2020年比1990年至少减排40%。有些成员国要求45%,但我们作为一个集团要求40%。

  日报:对非洲来说最紧要的气候变化问题是什么?

  姆帕努:我们面临粮食安全问题,这与水资源有关。水资源缺乏还会造成潜在冲突。气候变化造成土地干旱,很多作物不能种植。疾病在扩展,例如疟疾。

  日报:您怎样看待资金问题的进展?

  姆帕努:现在确实有一些钱了,但我们不能确定这些是不是新增资金。我不希望民主刚果的气候变化项目“挪用”原本用来在马拉维建医院的钱。我们希望海外发展援助(ODA)继续,同时增加新的资金,这是附件一发达国家的责任,因为气候变化是他们造成的。我们不是在“乞求”,而是“讨要”。

  日报:非洲国家情况各不相同。您作为非洲集团的谈判主席,怎样协调不同立场?

  姆帕努:自从巴厘岛会议以来,非洲集团就用一个声音说话。我们有53个国家,国情各自不同。但是,我们的立场一致。有时,这很难办到。但是,这是一个190多个国家的谈判,单个国家的声音很容易被稀释。53个国家发出一个声音,将会更响。

  日报:您怎样评价非洲集团与七十七国集团+中国的协作?

  姆帕努:我们在大多数时候与七十七国集团+中国站在一起,虽然不是所有场合都如此。这个大集团更加多元,能力各不相同。但是,我们在寻求妥协。这很有挑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时间:201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