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动态
南财快评:开启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新征程

  我国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前夕发表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以及《中国落实国家自主贡献成效和新目标新举措》报告和《中国本世纪中叶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自2007年《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提出以来,此后每年都会发布中英文的白皮书,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各方面的进展及中国对当前全球气候治理的立场和主张。国家自主贡献报告是对我国2015年中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的《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文件的更新。低排放发展战略则是我国首次聚焦本世纪中叶的碳中和愿景,系统阐述了面向《巴黎协定》长期目标的国家实施路径及政策方向。后两份文件都是按照巴黎气候大会的决议要求提交的“规定动作”,而白皮书则是我国主动向国际社会展示的“中国故事”。

  2021年发布的白皮书与往年有显著不同,这是承前启后、纳故鼎新的一次体系性总结。第一,这次的白皮书首次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新理念,即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坚持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人民为中心,将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统筹发展和减排、整体和局部、短期和中长期的关系,协同推进环境效益、气候效益、经济效益多赢,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温室气体减排道路。第二,这次的白皮书更完整地描绘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战略,从持续提高的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目标体系,到正在加快构建的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包括已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以及能源、工业、城乡建设、交通运输、农业农村等分领域分行业实施方案和科技、财政、金融、价格、碳汇、能源转型、减污降碳协同、标准计量体系、督察考核等保障方案。第三,这次的白皮书再次重申了共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中国方案。坚持多边主义,坚定维护《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确定的目标、原则和框架,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携手各方共建绿色丝绸之路,以中国理念和实践引领全球气候治理新格局。


图 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体系

  2021年发布的国家自主贡献更新报告充分展现了我国为全球共同实现应对气候变化长期目标而不断提升的政策和行动力度。我国始终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问题,2009年提出了到2020年的“国家适当减缓行动”(NAMAs),并已于去年提前超额完成。2015年我国首次向联合国提交了《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根据自身国情、发展阶段、可持续发展战略和国际责任担当,确定了到2030年的四项自主行动目标: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主要目标);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上述目标的酝酿是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一方面是延续了我国2009年提出的碳强度、非化石能源占比和森林碳汇目标的形式,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在当时经济新常态的条件下对我国宏观经济、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能源革命、技术进步、国际环境等重大问题判断。自2015年提出国家自主贡献以来,我国积极务实地履行承诺,各项目标的完成好于规划预期,因此进一步提高了国家自主贡献的力度,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充分展现了我国为全球共同实现《巴黎协定》长期目标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2021年发布的低排放发展战略是一份全新的、面向本世纪中叶的战略行动纲领,是管总管长远的。《巴黎协定》确立了将全球温升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2℃以内、并努力控制在1.5℃以内的最终目标,明确了尽快达到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峰值、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源的人为排放与汇的清除之间的平衡的长期愿景和制度安排。为携手各国共同推动上述目标的最终实现,我国提出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2035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后稳中有降,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中长期愿景。我国将以更大力度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实现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三种化石能源消费尽早达峰,到2060年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全面建立,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我国将加快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实现工业、建筑、交通和生活消费四大领域的绿色低碳转型。我国将加快推动科技创新驱动的低排放发展战略,推动能源利用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终端用能高电气化,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加快氢能、生物燃料及先进合成燃料应用,提高自然系统碳汇、工程碳移除和资源化利用能力等五个方面的快速发展。距离2060年还有四十年的时间,未来的理念和技术进步仍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内外部发展环境也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因此低排放发展战略仍留有一定的灵活性,确定的是基本方略和政策导向,后续仍将根据新形势新要求持续更新。


  大道至简,实干为要。《巴黎协定》下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不仅需要目标引领,更需要高质量地实施。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召开更应该推动各国务实合作,进一步摒弃零和博弈、“空谈雄心”的狭隘思维,凝聚更广泛的共识,建立和完善资金、技术、市场机制、全球盘点的实施机制。当前,我国应对气候变化从新理念、新目标、到新战略的体系性设计已经逐步成型,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愿意与国际社会携手努力,推动全球低排放发展转型,实现更低水平温室气体排放,共同迈向全球生态文明新时代,开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境界。


(作者系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

(作者:柴麒敏 编辑:李靖云)
来源:南财快评
时间:2021-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