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动态
国际观察 | 用虚假信息抹黑中国将拖累全球气候治理

  在主题为“团结、行动、落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上,个别西方政客散播所谓“中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居世界第二”的虚假信息,不把使命放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实际行动和努力上,而是别有用心地将矛头对准中国。

  “那些‘噪音’对(全球气候治理)进程没有任何帮助。”《公约》秘书处负责项目协调的高级主任达尼埃莱·维奥莱蒂5日在阿联酋迪拜举行的COP28上对新华社记者说。  

这是2023年11月30日在阿联酋迪拜拍摄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迪拜大会开幕现场。新华社记者 王东震 摄

  炒作虚假信息无异于推卸责任

  从科学认知看,发达国家排放温室气体的历史责任是明确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历次评估报告均明确指出,当前的全球气候变化主要是工业革命以来的人类活动,特别是发达国家大量消费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累积排放,导致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显著增加,加剧了以变暖为主要特征的全球气候变化。

  根据IPCC第六次评估第三工作组报告《气候变化2022:减缓气候变化》,从历史累积排放量看,1850年至2019年人类活动累积排放二氧化碳约为2.4万亿吨,超过58%是1990年以前排放的,其中北美和欧洲地区的累计排放量最高,分别占全球23%和16%,这就是发达国家的历史责任所在。

  从排放数据看,目前,欧盟人均排放量仍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徐华清指出,全球大气研究排放数据库和《公约》秘书处的数据显示,即使早在1979年欧盟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自然达峰,到目前为止其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仍高达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特别是2021年欧盟二氧化碳排放量较2020年大幅反弹,整体增幅高达9.5%。

  “数据已是明证,何来中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居世界第二的荒唐说法。”徐华清说。

  炒作虚假信息无异于推卸历史责任。事实上,一些发达国家承诺的减排目标过低、落实不力,是造成全球减排缺口的重要原因。根据2022年发达国家向《公约》秘书处提交的国家温室气体清单,在15个承诺2020年量化减排目标的发达国家和欧盟中,只有9个缔约方实现了减排目标。

  了解中国贡献“不该带任何偏见”

  “密切关注中国进展,不该带任何偏见……我们都需要了解中国(为世界)作出的贡献,”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说,“毫无疑问,中国今天已经成为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的冠军……数据已经十分明确,中国不仅在国内展开了出色工作,还在发展清洁能源技术和降低技术成本方面为世界其他国家作出了重要贡献。”

  

2023年12月3日,中国苏州金龙公司的海格电动巴士(前)停靠在联合国气候变化迪拜大会的摆渡车停车场。新华社记者 王东震 摄

  作为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中国一直坚持气候行动的战略定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走上全面绿色转型的轨道。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力推进绿色发展,2022年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超过51%;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稳居全球第一,保有量超过1800万辆、占世界一半以上。中国深入推进能源革命,非化石能源装机占比提高至50.9%,全面停止新建境外燃煤电厂,供应了全球50%的风电和80%的光伏设备。

  中国对全球气候治理的贡献有目共睹,风电、光伏发电、水电、生物质发电装机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大幅降低了全球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成本。

  “在应对气候变化过程中,每个人都应承担各自责任,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大量投资和努力,将向世界其他地区传递积极信号。”欧盟委员会气候行动总司司长库尔特·范登贝格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全球气候治理不是简单算术题

  “全球气候治理不可能是无视政治共识和国际法的简单算术题,模糊‘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必将损害国际合作基础。”徐华清说。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历史责任不同,发展阶段和能力存在差异,这是客观事实。《公约》制定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既基于历史责任,也基于科学事实,是全球气候治理的基石。《公约》下达成的《巴黎协定》旨在加强《公约》及其目标的有效实施,其全面实施必将体现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并考虑到不同国情。

  《公约》秘书处多次强调,气候多边进程要把着力点放在兑现承诺行动、加速转型创新和加强团结合作上。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基础是兑现承诺与行动,关键在于加速转型与创新,难点在于加强团结与合作。  

2023年12月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阿联酋迪拜世界气候行动峰会开幕现场致辞。新华社发(联合国气候变化迪拜大会供图)

  西方国家别有用心地抹黑中国,其本质就是推卸责任、内病外治、转嫁危机,结果只会为全球气候治理增加“噪音”,拖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整体进程。迄今,发达国家仍未兑现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和动员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承诺。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署前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对新华社记者说,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与损害“基本上是欧洲、北美、日本等地少数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责任。即使是现在,美国人均排放量仍远高于世界其他国家,发达国家显然有责任(为气候变化)埋单……然而,发达国家并没有为这次会议带来大笔资金。不幸的是,大量资金现在被用于不同的战争,这些资金本可以用于那些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脆弱地区”。

  “中国不应受到指责,”马拉维能源部长易卜拉欣·马托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在(应对气候变化)这段旅程中共同前进,(解决全球问题)离不开全球协力,我们需要用中国的做法来解决问题。”(参与记者:罗晨、王燕、苏小坡、王东震、余福卿)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23-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