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动态
IPCC敲响警钟,中国搭上环保列车


  全球气候变暖已经是毫无争议的事实。人为活动,尤其是化石燃料的使用“很可能”是导致气候变暖的元凶。2007年2月2日,在由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组织(IPCC)在法国巴黎发布的《气候变化2007:科学基础》(Climate Change 2007: The Physical Science Basis)的《决策者摘要》(Summary for Policymakers),即第四次气候变化评估报告的第一卷中,来自130多个国家的2500名科学家共同指出,由于人类活动,自19世纪中期工业革命以来,化石燃料消费量剧增,这种趋势将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全球变暖。按目前的发展趋势,在最坏的情况下,到本世纪末全球平均气温可能陡升摄氏6.4度。 

  “如果我们继续增加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就会像晚上睡觉时在床上加盖一床毯子一样,”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家大卫·金爵士(Sir David King)评论道,“其结果是,你会感觉到热,事实就这么简单。” 

  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的第二卷《气候变化2007:影响、适应与脆弱性》、第三卷《气候变化2007:减缓方法》以及综合报告将在4月、5月和11月陆续面世,它们将一起成为未来几年内政策制定者、科学家和其他专家在政治、经济、自然、社会等方面广泛参考的重要资料。 

  全球变暖在制造“气候难民” 

  2006年末的暖冬成为北京、莫斯科和纽约的人们感受全球气候变暖的最直接方式。不过,气候变暖带来的问题却不止于此。IPCC报告强调了以下几点气候变化的严重后果:更多的夏季热浪,更少的冷天;明显增多的热带风暴和飓风;更高的海平线。 

  早在2005年,已有科学家发出警告:北冰洋在未来100年内将出现夏季冰融。这在过去的1000年内从未发生过。而现在,北极冰帽的融化趋势很可能是不可阻挡的。若如此,即便我们进一步消减温室气体的排放量,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的推算结果也令世人震惊:预计到2100年,海平面将至少升高18厘米,甚至可能达到59厘米,无数的小岛将被废弃,沿海城市可能沉入水下,海岸线将因此而彻底改变。 

  飓风卡特里娜和丽塔席卷美国之后,对于东南部的港市新奥尔良来说,强劲的飓风和抬升的海平线所带来的影响再明显不过了。美国图伦大学(Tulane University)地球学家托波乔恩·托恩维斯特(Torbjorn Tornqvist)表示:“这都和全球变暖有关系,并一直在进行。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海平线上升的速度是过去1000年平均速度的四倍。” 

  除了灾难性的大洪水之外,全球变暖带来的影响还包括严重的干旱、沙漠化和饥荒。而其社会后果就是在被破坏的地区造成上百万的“气候难民”。 

  根据这个报告,最近这些年的一些极端天气情况仅是由于过去150年里全球气温上升1.5度引起的,而在接下来的50年里,估计至少还会升高2度。报告指出,灾害天气才刚开始,在21世纪的未来几十年里,尤其是21世纪末,极端天气的发生频率将会呈上升趋势。 

  如此悲观论调是否在夸大其辞?英国政府的一位气候变化高级专家在《观察家》杂志上指出,该报告的论点其实还过于保守和乐观,因为它的出台经历了艰难的妥协过程:“IPCC报告是由几千名气候变化专家完成的,他们在温室气体所带来的影响这个问题上观点差异巨大。因此,这个报告的每一段话都经过了无数次的讨论和激烈的争执,在这个过程中,只有没有争议的观点被保留下来。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报告 --这也正是我们担心的原因。” 

  欧洲,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先锋 

  尽管前景忧人,科学家们仍一致认为,人类社会可以通过限制温室气体的排放撑过最坏的时期,这些方式包括生产电动和氢动力汽车、建造更节能的房屋、发展替代电力和尽可能地减少旅行等。 

  但是,部分发达国家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一直迟疑不决,他们的一大顾虑是,这些解决方案的成本太高。不过,经济学家们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共识:人类社会承担不起忽视气候变化的后果,因为这将可能是对全球经济最大的威胁。三个月前引起全球震动的《斯特恩报告》(Stern Review)出台,首度针对气候变暖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提出分析。报告作者、英国御用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在报告中指出:“如果我们作壁上观,那么,气候变化带来的总成本和危险将大致相当于全球每年总GDP的5%。如果再算上更大范围的后果和影响,可估算的危害将大致相当于全球每年GDP的20%,甚至更高。相比之下,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避免最坏结果来临的行动成本,可以限制在全球每年GDP的1%左右。从长远来看,应对气候变化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战略,而且可以以不抑制富国和穷国发展热情的方式进行。” 

  在气候变化的实际行动中,欧洲一直担当着全球“领头羊”的角色。2007年2月2日,IPCC报告第一卷发布的当天,欧盟驻华大使赛日·安博(Serge Abou)便再次确认,欧盟已经提议,到2020年,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应当比1990年减少30%,到2050年减少60%至80%。 

  安博大使说:“30%的目标是非常宏大的,但我们认为是可以实现的,因为我们有相关的技术。至少在欧洲,我们有这种政治意愿。”欧盟重申,即使欧盟和其他发达国家无法达成30%减排目标的国际协议,欧盟仍会单方面致力于达到2020年至少减排20%温室气体的原有目标。 

  压力渐增,中国直面环保使命 

  对中国而言,也无法忽视IPCC最新发布的这份报告的潜在影响。 

  作为发展中国家,《京都议定书》第一阶段没有规定中国的废气减排义务。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迅速增长,中国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关注的焦点。2006年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报告曾预测,中国将在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第一大国。随后,在肯尼亚内罗毕举行的新一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中,中国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中国气象局局长秦大河在一次演讲中说:“气候变化谈判的难度,要远远大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 

  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研究员、IPCC中国专家组成员赵宗慈指出,全球变暖是个大趋势,中国也不能幸免。 

  “最近100年里,中国的气候变得越来越温暖,只有年长者才知道冬天会冷到怎样的地步。近50年来,中国地区气候变暖的平均幅度比全球变暖平均水平还要高0.6度~0.9度。”赵宗慈进一步指出中国的区域性变暖趋势:华北地区变暖的速度非常快,华南地区不是非常明显,而四川盆地的气温状况则呈现变冷的迹象。 

  根据IPCC的报告,人类活动尤其是对化石能源的无节制使用,是气候变化的元凶。对此,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指出:“中国的能源结构中煤炭占了85%,越不减排,未来就会越受被动。”但他同时也承认“减排面临的压力非常大,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外交部法条司原副司长和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中国代表团原团长、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处(波恩)副执行秘书高风先生也指出,从现在到2050年,中国的基本国情是,人口规模持续增长、城市化水平稳步推进和高速工业化不可逆转。这些方面的发展都必然需要能源支持。 

  在他看来,以中国现在经济转型的需要,在未来20年内,中国实行温室气体减排是不可能的,顶多是限排。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国的处境都会很艰难。最近,沿海地区的能耗是在降低,但那是把高耗能产业向中部和西部地区转移的结果。 

  那么,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是怎么做的呢?高风表示:“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六届五中全会,注重环境的经济发展方式逐渐占了上风,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及和谐社会等理念。环境和资源问题在发展和谐社会的概念中占了很大的地位。这在中国是从未有过的。在‘十一五’计划中第一次提到要把能耗降低20%,虽然多位专家认为中国基本上实现不了这个目标,但至少说明中国高层领导认识到中国走高投入、低产出、高耗能的路走不通。” 

  “这种政策框架(的调整)是非常必要,也很及时的。从‘十一五’开始,中国就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不过这些措施现在的效果还不明显。中国也将马上发布自己的气候变化战略,这有望扭转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一向的被动形象,”高风评价道。 

  着眼未来,高风表示乐观:“我相信,随着对气候变化问题重视度的提升,中国政府在气候变化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会继续调整。中国最初的立场是到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之后才开始考虑减排措施。而现在,中国的政策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按照可持续发展的思路,我们要在保证发展权的同时,在发展过程中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走低碳经济和清洁技术的道路。”

作者:李月
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 2007年第5期
时间:2007-02-09